1. <rp id="xidig"></rp>

    <source id="xidig"><thead id="xidig"></thead></source>
  • <source id="xidig"><menu id="xidig"></menu></source>

    <var id="xidig"><td id="xidig"><strong id="xidig"></strong></td></var>
      <thead id="xidig"><mark id="xidig"><del id="xidig"></del></mark></thead>
        1. <var id="xidig"><track id="xidig"><ins id="xidig"></ins></track></var>
        2. 千年摩崖造像被“毀容”敲響田野文物保護警鐘

          來源:[東楚網] 日期:[2023-11-16 09:54] 發布區域:[湖北地區]

          11月14日,位于四川省南江縣赤溪鎮金銀村五社的“石飛河摩崖造像”被村民涂色破壞引關注。有關該造像的一份報告顯示,石飛河摩崖造像歷經北魏晚期、初唐、武周、中晚唐四個開鑿階段,保存較好,其中北魏晚期造像為巴中首次發現,對完善巴中和四川石窟造像序列,探討南北佛教文化藝術交流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價值。(11月15日《新京報》)

          一群七八十歲的老人,為了還愿,擅自給有著1400年歷史的北魏摩崖造像涂色,造成文物“毀容”,這儼然是好心辦壞事,讓人相當無語。文物,承載著歷史的記憶,印刻著文明的痕跡,維系著文化的認同,任何改動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損壞。千年摩崖造像被涂色“毀容”,不僅直接破壞了造像的原貌,而且對造像原有材質產生一定影響,造像本體會出現損壞,造像的歷史信息也會丟失一部分,完全恢復造像原貌難度非常大。

          雖然“毀容”千年摩崖造像行為令人氣憤,但從法律角度說,當事人需要承擔的法律后果卻不重,最后可能只是罰酒三杯的“批評教育”或給予五百元以下罰款。被“毀容”的千年摩崖造像尚未定級,不屬于國家保護的珍貴文物或者被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的文物,“毀容”行為又是無心之過,不構成故意損毀文物罪,只能按照毀壞一般文物行為進行追責。同時,當事人大多是超過七十周歲的老人,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不執行行政拘留處罰。

          事實上,這起千年摩崖造像遭到無知村民涂色“毀容”案件,背后凸顯了村民文物保護意識淡薄和田野文物保護力度薄弱的現狀,這實質上敲響了田野文物保護警鐘,警示田野文物保護不能后知后覺,必須構筑田野文物保護的“銅墻鐵壁”,切實妥善保護維護散落在偏遠山村的田野文物。

          首先,強化田野文物保護力度。政府要盡快對新發現、新發掘的文物進行定級,加大投入力度保護田野文物,及時為田野文物提供防雨、防盜等基本保護設施,明確田野文物守護人,還要充分運用監控攝像頭、周界報警系統等技術手段,提高田野文物保護能力。

          其次,加強田野文物保護宣傳?;鶎诱?、文物保護單位、公安機關、民間文物保護組織等應當進村入戶對農村居民進行持續且有效的文物保護教育,普及文物保護的基本常識、毀壞文物的法律后果等知識,提高公眾田野文物保護意識,提升居民參與田野文物保護的自覺性。很多不可移動的田野文物散落在偏遠山村,數量又比較龐大,完全依靠文物保護部門力量進行保護不切實際,關鍵是要發揮社會大眾力量參與保護,才能有效避免無知人士好心辦壞事,杜絕各種保護性破壞的人禍。

          再者,加大破壞文物懲罰力度。這需要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提高破壞文物的懲罰標準,提升法律的約束力和震懾力。

          (張立美)


          日本综合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手机精品一区二区,2020精品极品国产色在线观看,久久久高清日本道免费观看